2013年12月10日 星期二

判決最終章(41 vs 46)-懸而未決

2013年11月13日,日本東京地方法院就山谷真①VS報刊《今日基督徒》②案件作出了最終判決。為了作出回應,11月18日,被告山谷真與他的律師紀藤正樹及代表律師山口貴士就判決文件進行討論。

在審判中,原告(《今日基督徒》)提出自己在被告(山谷 真)博客中發現有84處涉嫌誹謗的文字,分句的言論統計在內的話,共有87處。根據法院的鑒定,在這些文字中有41處涉及到的真理,合理性,社會責任和公眾利益等內容,並不屬於誹謗範疇。但另一方面,法院認為另外的46處文字是誹謗的體現並責令被告(山谷真)刪除該46處文字並賠償因此造成的損失。

但在最終判決書中,法院指出非誹謗範圍的41處文字中,下列內容均為客觀事實:

  -   “張大衛③是再臨基督”是異端教義。

  -   張大衛曾是統一教④成員,且不單單是一簡單的信徒,相反,(乃是該教神學院)講師。

  -   普蘭蒂夫・高柳⑤是由張大衛任命的,且曾以東京索菲亞教會牧者的身份參與該教會活動。

  -    東京索菲亞教會的聖經學習筆記中包含有諸如“再臨基督並非耶穌”等信息,而此信息屬於異端教義,有悖於基督徒相信的正統基督教教義 “耶穌就是再臨的基督。”

但可惜的是,由於法院在上處所提及的索菲亞教會聖經學習筆記中無法找到一處明確表明“張大衛是再臨基督”的內容,所以法院最終裁定為:”儘管該異端教義(“張大衛是再臨基督“)被廣泛教導並宣揚於東京索菲亞教會和《今日基督徒》雜誌,但並未立時被該教會及雜誌機構所接受認可。”。

儘管被告在訴訟中也提交了由前“張大衛共同體”成員撰寫的證詞文件,且該文件內提及自己在“張大衛共同體”中的確曾被教導過“張大衛是再臨基督”的教義,但由於該證人是匿名舉報,所以法院最終未採納這些證詞。

最後,經過與律師的商議,山谷真決定接受此次判決結果。目前他已經刪除了以上涉及誹謗的46處博客文字,並開始著手賠償事宜。山谷真表示,之所以接受判決主要有以下原因:

1.   如果將該案件提交到再高一級的法庭申訴,該匿名舉報的“張大衛共同體“前成員的真實姓名和住址將不可避免的被要求公開,這一點從被告的角度來說是不可接受的。

2.   案件經費目前處於緊張狀態。

3.   被告目前感覺心力疲憊,暫無精力繼續將案件提交上訴至再高一級的法院乃至最高法院。

儘管如此,被告仍認為這個基於事實之上的判決具有非凡意義,尤其是法院判決書中提及的下面這點:

- 東京索菲亞教會的聖經學習筆記中包含有諸如“再臨基督並非耶穌”等暗示性信息,而此信息屬於異端教義,有悖於基督徒通常相信的正統基督教教義 “耶穌就是再臨的基督。”。

基於以上“事實”,針對張大衛共同體⑥ 的相關疑問,今後仍會繼續處於懸而未決的狀態。

-D.W

約書亞翻譯

文章來源:http://davidianwatcher.blogspot.jp/2013/11/judge-41-vs-46.html
本文為翻譯稿(未經作者審閱,謹供參考),如有任何爭議事項,以原文描述為主。
原文發表日:11.30.2013

注釋:
1. 山谷真(Yamaya):日本基督教組織東京救世軍的神學教師,曾發表文章指出報刊《今日基督徒》與韓國“統一教”,“張大衛共同體”等異端組織有關聯。

2. 《今日基督徒》 (Christiantoday):一個基督教媒體,但存有爭議。

3.  張大衛(David Jang):韓國人,原名張在亨,被質疑是一個當代異端“張大衛共同體“的首腦,向他的年輕追隨者們灌輸自己是“再臨基督”的教義。

4.  統一教(Unification Church) :全稱為世界基督教統一神靈協會,是一個由文鮮明創立的根源於基督教的新興宗教,屬異端宗教。

5.  普蘭蒂夫・高柳:《今日基督徒》雜誌總裁

6.  張大衛共同體(Davidian)是統一教前成員張大衛創建的一新興宗教且其極具爭議。

2013年8月7日 星期三

張在亨故技重施.媒體霸業再下一城

去年8月份美國福音派知名雜誌《今日基督教》(Christianity Today)揭露「張大衛共同體」(註:外間人對張在亨創立的集團總稱)屬下教育機構欲購入美南浸信會物業擴展,此事在擾攘數月後終告事敗,事隔一年該教派相關的媒體機構終成功羅致業內的知名品牌《新聞週刊》(Newsweek)到旗下,相信對該集團發展將帶來很大助益。

上週六(8月3日)傳出一直被列為「張大衛共同體」一員的IBT Media成功收購美國知名媒體《新聞週刊》(Newsweek),這家由華盛頓郵報創立擁有逾80年歷史的老牌雜誌,近年因媒體生態轉變出現嚴重虧損,兩年前以1元美金象徵性的價錢售予著名音響公司Harman Kardon創辦人西德尼.哈曼(Sidney Harman), 後來《新聞週刊》併合到上市公司InterActive Corp.集團之內,新公司雖替其進行大幅減磅,甚至於2012年末不再印行印刷版,改以電子版發行,可惜仍難逃被放售的厄運,而IBT Media這家成立6年的新媒體公司,由兩位據傳深受韓藉牧師張在亨(David Jang)影響之人士創立,據不同媒體甚至福音派知名雜誌《今日基督教》也提出好些証據証明這兩位創辦人跟張關係非常密切,但他們卻矢口否認,只說跟張在亨創立的「偉仁大學(Olivet University)」之間是合作伙伴,就一如史丹福大學與矽谷的關係一般,是工作層面而已。按IBT Media網頁顯示《新聞週刊》(Newsweek)加盟前,他們有10個品牌,每月3千萬訪客,以7種語言經營21個網站。兩位創辦人在訪問中談到這次收購時,對其近年在網絡上取得的成功顯得非常有信心,揚言可利用《新聞週刊》(Newsweek)品牌的顯赫地位再續傳奇。

自2006年開始被指涉及「再來基督爭議」的張在亨,早年在韓曾替統一教購入一所面臨困境的神學院,現該學院已成為統一教的重要學府「鮮文大學」,期後他創立不同領域的機構甚至宗派聯會,繼而轉向網絡發展,創建多家網絡相關機構,當中包括不少基督教網絡新聞媒體。據不同地區的前參與者見証,在這些機構服事的核心員工都是張的跟從者,集團皆聽命於他,並領受張的異象要建立一個以他為中心人物的共同體、地上天國,內中以挪亞方舟為喻,共分靈、魂、體三層,而IBTimes則屬「體」商業機構的部份,有從美國回港的見証人也曾題及張在亨如何安排人手發展IBTimes事務,故此兩者關係在多方印證下是不容否認的,而這種「人棄我取」的擴展模式亦符合「張大衛共同體」一貫的作風。

事件發展至今,除了《今日基督教》作出陳述性報導外,對該教派一直關注的單位尚未就此事作出評論,相信要待日後更多相關資訊釋出後,這次事件的影響、所導致的危機才會進一步浮出水面,屆時可能會發現此事件造成的破壞,將如當日那所神學院容讓張在亨替統一教購入大學一般,最終成為影響整個基督教界的撼事。

轉載至 http://www.gccpost.org/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1326

2013年2月5日 星期二

認清“張大衛共同體”真相

作者:林新生

在見證我的經歷和感想之前,先介紹一下自己和張大衛共同體(在華人教會常被統稱為耶穌青年會,以下簡稱共同體)的關係。我2005年8月末到山東泰安上大學,2006年3月左右首次在校園裡接觸張大衛共同體。2006年5月27日填寫肢體卡,正式成為其肢體。2006年6月期間參加共同體在山東省的五旬節聚會,在一名引導人的按手禱告下,學會所謂的“方言”禱告。並在聚會期間聽到了共同體相對核心的幾篇“歷史道”,瞭解共同體的一些情況。2007年初左右,看到網上《警惕一個新異端》的文章,對我產生了巨大的衝擊,但是仍然堅信共同體是正確的。經過接近一年的掙扎和思考,在2008年初漸漸遠離共同體,最後正式反對共同體。其中經歷了許多的事情,感想也非常多,2008年我曾經用“慕道友弟兄”的昵稱寫過一些見證,但是如今看來當時對共同體的思考和認識還遠遠不夠深入。如今的我非常確信,張大衛共同體是一個國際化大規模的邪教組織。我這篇見證的內容,簡要的介紹我在2006-2008年期間共同體中的情況,因為共同體非常善於偽裝變化,可能現在的情況和我當初經歷的略有不同。

一、共同體的生活

和不瞭解張大衛共同體的人介紹,我覺得能夠最快速讓他們認識到這個組織對於在校學生的危害的就是學業問題。我本人在加入共同體之前的一個學期考試只有馬克思主義和英語兩門課程不及格,我的英語從初中開始就不好,而馬克思主義我又非常排斥,所以都沒有取得通過。但是自從2006年加入共同之後學習成績一跌到底,幾乎沒有必修課程及格過。為此我不幸降級,大學讀了5年。我父母因此受到很大的傷害,對我的信仰深深的失望,如今他們遲遲不能夠接受福音,和我因為所謂的“信仰”而荒廢學業有著很大的關係。可能有人會說我自己不努力學習,這是在推卸責任,可是我08年離開共同體之後,功課就再也沒有不及格過,而且還兩次拿到了獎學金。

之所以影響學業,是源於共同體中在價值觀的教導上走了極端。和主耶穌的救恩、順服神的帶領來比,一個人的學業、事業、財富、名譽確實是微不足道,一個基督徒應該願意為主擺上這一切。但是共同體在這方面的強調是做足了功夫,他們的講道中的大意是:
 
亞伯拉罕獻上以撒,我們也要將自己的以撒獻上給神。我們的以撒就是我們最愛的最重視的,可能是我們的異性朋友,可能是我們的學業,可能是我們的父母。和建設神的國度相比,我們捨棄的多麼少,神給我們的是多麼好。在這種極端的委身挑戰中,很多深入共同體的人都放棄了自己的學業。我身邊當時在共同體中的人退學休學的有好幾個,聽說有人因此還和家裡吵翻了。我自己也曾經去找輔導員去談休學的事情,萬分感謝上帝的是輔導員當時沒有答應我的要求,而只是讓我降級。在沒有退學的人中,絕大部份的學習都受到巨大的影響,成績全面下降、考試不及格、降級的都有出現。我印象中,僅有一個姊妹學習不錯,考研得了高分。值得一提的是,這個姊妹在准備考研的期間淡出了共同體,最多只是聽道。而她在考研結束之後,一個引導人曾經勸說她放棄讀研的機會,欺騙家人,就說自己去讀研,實際上全時間的投入共同體的服事中。而且這位引導人還說,共同體中有許多前輩都是這樣做的,隱瞞著家人。而這位引導人畢業之後也走上了欺騙家人的路,她謊稱自己去讀研,這樣便可以向家人索取學費和生活費。這是我親口聽她說的。

說到錢和說謊的問題,也非常值得一提。我不是很準確的統計,我在共同體期間奉獻的錢應該在一萬以上。一萬這個數目在通貨膨脹的今天,可能很多人沒有什麼概念,其實當時我每年在學校裡的住宿費是375-500元,我一年的學費是3960元,每個月的生活費大概是300-500元。我還清楚的記得,我降級的那個學期,開學時我從家裡拿了大概有2000多元的生活費,降級的時候我父親本來準備了5000元想要賄賂一下學校領導,但是後來行賄沒能成功,就又做了我的生活費。可7000多元錢很快就沒有了。跟家人解釋這一切,我只好編造各種的謊言來面對家人。買液晶顯示器、網購被人騙了、生病吃藥等等等等,很多藉口我自己都不記得了,每次通電話都是許多的謊言。而這樣說謊向家人要錢的人絕不止我一個,我也不是騙錢最多的。我記得有一個姊妹,把自己的學費奉獻了,一次就是9000元。而據我所知,奉獻學費的又絕不僅僅是她一個人。共同體想在一個新的城市、新的學校建立據點,都需要許多的錢,這些錢都要靠下面的人想盡辦法拼命湊,不能指望腰纏萬貫錢多的天天和別人打官司的張大衛先生能夠給予幫助,他只會給許多傳教和建立據點的指標壓力。騙家人錢、拖欠學校學費、借同學錢不還,這些都發生在我共同體生活的附近。

在共同體中,說謊,也絕對不止在騙錢這一方面。對上層毫無保留的坦誠,對下層和對外的說謊是共同體成員的必備技能。對外人,不能透露共同體的來源、人數、講道內容,儘量把自己掩飾成一個完全自發的聖經學習小組。對新人,要看他對共同體的信任程度,才逐漸的透露一些資訊。在共同體中,說謊和自欺欺人成為了一種習慣。對於負面資訊,在組織高層盡可能的扣住資訊,只留下經過層層過濾和美化之後的版本。對於正面資訊,就要誇張極力的宣傳,只有一分的事情都能說成十分。對外說謊和自欺欺人,這兩點也是他們在講道中灌輸的內容。他們認為,為了福音的緣故說謊,其實是主耶穌所說的“靈巧如蛇”,就像妓女喇合救以色列人、摩西出埃及、撒母耳膏立大衛一樣。他們認為美化負面資訊或者乾脆扣住負面資訊,將正面資訊誇張放大,是一種“福音的視角”。這些都是我當時在聽道中常聽到的資訊。我自己當時也不知不覺染上說謊的毛病,假期參加共同體聚會長時間不回家,就說是參加學校的培訓。去外地聚會夜不歸宿,就說是去探訪同學。別人問起我們的起源,就說自己是自發組織的聖經學習小組,又或者是美國富勒神學院的神學生來組建的。問起講道內容的來源,就說是自己和一些師哥師姐整理的。我還記得一次當地家庭教會一位叔叔打探我們的信仰,問起當時共同體山東省的負責人講道的來源,這位負責人她當時的回答是,“我們聽的道都是自己在網上整理的,有‘基督徒家園’上的,有唐崇榮牧師的。”或許她真的看過幾次基督徒家園,也真聽過幾次唐牧師的講道,但是我們日復一日聽的從張大衛牧師傳下來的講道卻絲毫不提。只有任何一點點的藉口,共同體的人就可以隨意的說謊,而自己良心不受到任何譴責。

所以不難理解如今,基督日報、基督時報、耶穌青年會這些媒體和機構即使已經鐵證如山,也可以信誓旦旦的宣稱自己和張大衛沒有一點兒關係。而他們的媒體也充滿了自欺欺人,有一點好消息就誇張的報導出來。尤其是在拉攏一些名人並對他們進行報導的時候,一定是極力的吹捧。這樣的糖衣炮彈一旦中了,不知道有多少人能夠抵擋得住。也或許如何面對這些異端媒體的糖衣炮彈,是查驗一個基督徒屬靈生命很好的參考。

我離開共同體裡面的生活之後,看了許多其他邪教的案例,才發現這種群體生活是邪教精神控制的典型方式。在共同體裡,無論是聚會、禱告、吃飯、睡覺等等,組織都盡可能讓你把最多的時間留在這裡。我剛剛加入共同體不久,就進入了這種生活方式。早晨6點前後會有“早禮拜”聚會,小聲的唱詩、禱告、聽道。如果是住在教會中的人,早晨可能會5點爬起來,來一次更早的聚會,順便準備為6點來聚會的人進行服事。甚至會4點爬起來進行晨禱。白天的生活,有時間會鼓勵多聽道。我在共同體委身之後,有些時候每天聽三篇道。如果趕上培靈會,那麼自然就是從早聽到晚。共同體中召開培靈會的頻率並不低,印象中似乎每個月就要有一個小型的培靈會。在共同體中,全時間奉獻的人要過333的生活,就是3小時聽道、3小時讀經禱告、3小時出去傳福音。每天的晚上,有時是分享一天的生活,有時是禱告或者聽道的活動。除去正常這些事情以外,一般委身的人還會有一些的職務,包括新聞職務、禱告職務、讚美職務。這些職務也有自己的工作要做,比如新聞的職務總要寫所在教會的新聞,發表在內部很隱秘的網站上,每週都是有數量和品質指標的,如果遇到有培靈會,那新聞的數量就更是多了。這三種職務我都做過,印象中自己還曾經同時身兼三職,就因為我做過一段時間內部新聞的工作,所以對共同體新聞那種誇張吹捧的新聞風格非常瞭解。

共同體這種高強度的生活並不夠吸引人,而共同體又願意開拓新的據點,所以一個據點深度委身的肢體可能只有一兩個,這些職務又不能有空缺,就出現了一人身兼數職的情況。這些職務除了本身的工作之外,每週都還有特定的會議。會議一般都是通過共同體內部的一款類似MSN的軟體進行聯繫,建立一個會議室,由會議發起人主講,其他人也可以打字回應。一般一個會議是2小時左右,而會議的類型也是不少,有新聞代表會議、讚美代表會議、區域代表會議、省內會議、中層肢體會議等等。總的來說在共同體,一旦委身,每天大量的聽道、禱告、傳道、服事、開會、分享,個人的私人時間是極少的,這也是邪教常見的一個顯著的特點。我深刻的記得有一年大家寒假不回家,在開培靈會。那裡租的房子沒有暖氣,冬天零下十幾度的房間裡,幾十個人男女兩個屋子打地鋪睡覺。我早上四點被凍醒了,眼前黑濛濛的一片,我感到痛苦和壓抑;疲憊和寒冷的身體,困倦的精神讓我懷疑自己。我這是在幹什麼?我也沒有答案,然後硬著頭皮繼續熬著培靈會。共同體的生活,雖然有些時候被煽動的熱血沸騰,精神亢奮,但是似乎更多時候是軟弱和壓抑的。疲憊、自責、壓抑等等負面情緒似乎是我和大多數人常有的狀態,然後在難過中不斷的尋求自我感動,有時靠著所謂的方言禱告發洩著壓抑的情緒。不是我有意要把責任推在共同體身上,但是確實我的咽炎、鼻炎和腰疼都是在共同體生活中得的疾病。希望其他人不要像我這樣身體有恙吧。

再說一些關於戀愛和打工的問題。儘管耶穌青年會官方極力的否認他們有這樣的制度,但是我親眼所見的是,當時他們強烈的反對私自談戀愛。一個人加入共同體之後,如果他在此之前有談戀愛的朋友,那麼在我所在的省內是一律是強勸分手的。這樣的證人我至少能找到三個。有組織外的戀愛對象,是邪教組織的一個大忌,我後來看過美國一些極端的邪教案例才發現這一點。邪教組織盡可能的希望成員斷絕他曾經的人際交往圈子,甚至包括父母、夫妻關係。在共同體中的生活佔據了個人大量的時間,而且又非常神秘和經常說謊,原本的同學朋友圈子自然而然就逐漸斷開了。但是戀人關係是輕易扯不斷的,容易對成員委身造成影響,所以共同體自然希望他們斷開。在共同體中,他們稱這種戀愛關係為“愛的試探”,如果能夠狠心分手從此不再來往,那麼就成為“得勝了愛的試探”。我當初還幼稚地為某某姊妹能夠得勝愛的試探而不斷地禱告,現在想想自己也不知道說什麼好。

我在共同體的時候,私自打工也是不被允許的,我自己只有一份勤工助學的工作後來也被勸辭退了。他們的理由是,先求神的國和神的義,這一切所需的都會加給我們。所以無需為經濟問題擔憂,要過有信心的生活。我的猜測是,私自打工增加了外界接觸的機會,減少了在組織內部的時間,不利於對成員進行控制,有礙于成員委身,所以儘量減少這種活動。當然,如果是共同體內部組織開公司或者集體出去做買賣,那就換一套說法了。當然有時候他們下層經濟實在無法得到保障,也就被迫不得不去打工了。

二、共同體的錯誤教導

在共同體中要敬畏順從引導人、要分別為聖。這方面的見證我在2008年已經寫過,就不再贅述了。只是如今,我更加明白這種教導和行為背後的意義。對於上層的絕對尊重和順從、對於組織教義絕對的接受、放棄自己的懷疑和理性、極高的行為標準、強烈壓抑的負罪感,這些都是邪教精神控制的必要手段。除了這些以外,我更加關注的,還是張大衛是否教導過他是再來基督的事情。

離開共同體之後,我沒停止對共同體的關注。張大衛到底有沒有暗示別人他自己是再來的基督,是我當時一直想要知道答案的事情。後來我在網上聯繫前成員,也親自拜訪過一些早期加入共同體的人,想要確認許許多多我當時還不清楚的事情。我當年確實沒有接受過張大衛就是再臨基督的教導,但是如今我確信在這個共同體中有過這樣的教導,而且如今在張大衛共同體的高層中有一大批告白過張大衛是再臨基督的人。我當初沒聽過,是他們不敢貿然的講了,但是結合我聽過的一些核心道,和一些引導人耐人尋味的講話,我確信他們有這樣的教導。

我在2008年曾經見證過共同體內部的保密性,因為很多核心的資訊,新人或者低層次的人是不可能輕易聽到的。共同體內部有多個網站,每天聽的道就來自其中的一個網站。這些網站想要登錄要經過複雜的程式,不但要用戶名密碼,還有安全證書才可以。安全證書、密碼,甚至網站的功能變數名稱都是定期更換的。入門的講道內容差不多每個人都有一些文字稿,甚至有自己整理的手寫稿來給別人講。但是每天聽的道,和核心的“歷史道”則不是這樣的待遇。我在共同體的兩年時間裡,大部份時間成員的筆記本是不准外帶的,印象中有些離開的人,甚至還會被索要回筆記本和講稿。對於他們機密的講道資訊,就是之前提到稱為“歷史道”的資訊,無論是筆記、感想還是講稿都是在聚會結束後收上去銷毀。我記得我在06年參加的那次陪靈會,聚會前在屋裡貼了“聖靈啊,降臨這地”幾個字,聚會結束後就拿下來,非常神秘地給撕成碎片。對於在電腦上的講道文本稿,甚至網站訪問記錄,都要徹底清理。還用一種功能非常強大、可以反復刷硬碟的工具來清理,達到根本不可能恢復的效果。所以想要搞到大量的機密講道資訊還是不容易的,甚至很多新人連聽都沒聽過。好在共同體組織很龐大,成員分佈廣,有些地方有些人的保密機制沒有做得很絕對,所以仍然有少部份筆記和講稿洩露出來。我自己就珍藏了一些當年的筆記,我認識的一些前成員也都保留了部份筆記。包括從日本通過網路傳來的筆記,當時我認為對我幫助很大,讓我確信他們這樣的教導絕對是全球性的。

簡單概括張大衛的核心教義:

上帝因為愛造人,但是人因為驕傲犯罪墮落。人的生命空虛又要面對死亡。上帝預備救恩,要拯救人類,並且恢復起初神的國度。(共同體的“四靈理”資訊,分別是創造、墮落、拯救、神的國度。這一部份是共同體的入門課程,和傳統基督教資訊差不多。因為是針對大學生的心理狀況,有時更加能夠打動學生。)

神預備了獨生子耶穌基督來到世界,要恢復神的國度。但是由於選民以色列人認不出耶穌是基督,施洗約翰又參與政治,沒能把人帶到耶穌這裡,耶穌的門徒最後在客西馬尼睡著了,最後四散,最終導致耶穌來到世界做王恢復神的國度的計畫沒能完成。反而耶穌被上帝的選民以色列人釘死在十字架上。耶穌也就甘心死在十字架上,代贖了人類的罪孽。(共同體的核心歷史道之一,曾經的題目為《寶血十架》,我聽到這篇資訊的時候題目略有不同。)

基督還要再來,恢復地上的天國。經過但以理書啟示錄等複雜的日期推算,基督再來的日期就是現在這個時候。(歷史道,題目為《時候與時期》,日本的K筆記中也有記錄。)

基督再來不是世界末日,也不會有世界末日。所謂的世界的終末,是人的觀念改變,最後世界變美好,成為了地上的天國。(歷史道,題目為《終末論》,我聽過全部內容,並且保留有筆記。)

基督第一次來做一個個人行為的典範,基督第二次來則要成為一個團體的範本從而建立地上的天國。建立地上的天國要分為靈魂體三個層次,也就是教會、文化(新聞、音樂、媒體、大學)、經濟公司三方面。(題目為《諾亞的路》,2006年我填寫共同體的肢體卡之前和另一個弟兄一起的聽的資訊,這也一直是共同體不斷提到和實踐的發展方向。)

首先建立這個地上天國範本的就是啟示錄的新以色列人,他們跟隨著“道”建立地上的天國。(歷史道《新以色列人》。我曾經聽過全部內容,並且保留筆記。)

這“道”就是啟示錄中天使在說的預言,是啟示錄中提到的“永遠的福音”。(講道稿《時候與時期》中提到)

張大衛牧師給我們講了這建立地上天國的道,又帶領我們建立地上的天國,那麼你說張大衛牧師是誰?(講道資訊為《彼得的告白》,提到耶穌問門徒,你們說我是誰?彼得告白“你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兒子”,以此暗示張大衛的身份。)

這一套改良自統一教的教導,除了最後的暗示和複雜的日期推算之外,其他我都是親耳聽過的。在2008年之前,共同體內部和其他的邪教組織一樣,都認為自己掌握了真正的真理,是最好的教會,是世界未來真正的拯救和出路。我記得加入共同體不久的時候,就曾聽到幾個人在討論張大衛牧師是誰的問題。我記得一個人說:“大衛牧師是以利亞嗎?”我聽到這句話後感到非常有興趣,就湊過去詢問:“大衛牧師是以利亞!?”可能我當時的委身程度還不夠聽這個資訊,我印象中他們用模糊的話敷衍我之後就結束了這個話題,因為在共同體裡面高層經常用模糊的話敷衍下層,我也習慣了,並沒有再追問。如今再想起,才知道他們討論內容的根源在哪裡。我還記得,有一段時間我離開宿舍,住在共同體的據點裡,和另一位住在裡面的引導人有一些私人聊天的時間。一次討論到耶穌再來的問題,她說:“耶穌死了就是死了,不會再來了,再來的是基督不是耶穌。”當時我覺得我接受不了這個結論,就和她討論了許多。由於她是引導人,我並沒有敢直接和她辯論,但是這個疑問深深地留在了我的心裡。後來遇到另一位引導人,我私下和他詢問這個耶穌再來的問題,他給我的回答是:“你覺得基督再來,名字還會叫耶穌嗎?”同樣是這樣一位引導人,在一次以題目為《變形》講道時,說過這樣一段話,其大意讓我記憶猶新。他說:“門徒和耶穌生活在一起,耶穌也有常人的一面,也會累,也需要休息,這和我們都一樣。但是耶穌在變相山上榮耀的樣子,彼得三個門徒看見。如果我們和耶穌生活在一起,可能發現耶穌也會累,也需要休息,我們能不能像三個門徒一樣看出耶穌榮耀的樣子?我們不要像當時的猶太人一樣,主來了認不出主來。”

除了這些教導,還有很多奇奇怪怪我當時無法理解的話語,如今都已經想通了。答案只有一個,那就是張大衛確實教導暗示過,他就是再來的基督。整個共同體將他的話當作最高的權威,是啟示錄中提到的“永遠的福音”。而這句話,我恰好在一本筆記中找到了印證。

圖片是2006年培靈會《時候與時期》這篇資訊的筆記,是當時其他人所記錄的,如今在我手中保留。我當時聽的這篇資訊是刪減版,沒有提到基督再來時間推算的部份。不過裡面仍然包含了“永遠的福音"、“新以色列人"以及暗示基督再來是建立地上的天國的範本。筆記部分內容如下:

圖片中文字:舊約的預言是對一個人的預言,基督的預言。要成為像耶穌一樣的人,我們要跟從耶穌。新約的預言是天國的比喻。耶穌打開了一個人的樣本,現在需要一個樣本不再是一人,而是一個共同體,就是這144000。樣本建造的過程是最難的,如同因耶穌一人打開了整個世界基督教的歷史,一個樣本的共同體也會打開整個神國的歷史。做這個範本的就是新以色列,雖然這個過程是漫長艱難的,但卻是最有價值的。永遠的福音,天國的律法,也就是我們所聽的道……

這篇資訊提到了共同體的核心教義。其中提到了,耶穌是個人的典範,是我們基督徒學習效法的物件。而建立地上的天國恢復神的國度,現在需要的是一個共同體做世界典範。做這個共同體的人就是啟示錄中預言的144,000人,就是新以色列人,第三代以色列人。共同體相信猶太人是第一代以色列人,基督徒是第二代以色列人,而建設地上天國範本共同體的就是第三代以色列人。共同體的講道就是帶領這些人共同建設地上的天國,這篇講道的資訊也就是啟示錄中提到的“永遠的福音”。在當時整個共同體都相信,他們的道是高於外面一切教會的,是“永遠的福音”。共同體在08年初為了應對外界質疑而制定的《肢體安全手冊》中提提到:“永遠的福音雖然跟福音不是完全一樣的,但是本質還是福音。所以我們教的不是別的,只是福音,只是聖經。”

肢體安全手冊: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2f135ed01017bx4.html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2f135ed01017c38.html

很顯然,聽完這篇資訊,如果有人在這個時候問我,帶領我們建造共同體又講給我們“永遠的福音”的人張大衛牧師是誰?我不知道我會怎樣回答。所以我如今完全的相信,張大衛真真實實地犯了這樣的罪,他在暗示別人:他自己是再來的基督。

三、我的離開

離開共同體真的讓我掙扎了好久。我無法忘記,第一次看到網上對於共同體負面消息的我,當時徹底崩潰的心情。天旋地轉,一直以來我委身投入,想要奉獻終生的共同體,如今居然被人說成了異端邪教。我難道之前所做的都是錯誤的?我無法接受,也不願意面對。我變得不知道該相信誰,不知道這世界上到底有沒有真理,上帝為什麼要我經歷這些。

不想面對,也必須要面對。我開始不斷地找各種理由說服自己,共同體不是異端,網上那些攻擊都是魔鬼撒但的工作,我漸漸相信這些人都是嫉妒共同體而在惡意地攻擊我們。不過從那以後,我也不自覺地開始小心謹慎起來。我不敢參與傳道,我怕我把人帶來之後,他拋棄了學業家庭,過著和我一樣辛苦又清貧的生活,反而到最後是一個徹底錯誤的路。我承擔不起這個責任,在我不能確信一條道路的時候,我不能這麼做。之後我給人講道,也不敢像其他人一樣照著列印好的稿子念,而是自己真的相信什麼就給人分享些什麼。我夜裡開始自己拿MP3偷偷地聽別人的講道,聽唐崇榮等華人教會其他牧師的講道。半年的時間我漸漸在思想中建立了一些主流的基督教思想。為了弄清楚共同體到底是不是異端,我開始看一些警惕異端的電子書。慢慢的,我不再相信張大衛講道的權威,雖然我還不敢有任何質疑。

感謝上帝的憐憫,給我勇氣讓我漸漸在思想上遠離了共同體,曾經被洗腦的部份也被恢復了過來。直到2007年底,共同體因為香港調查團的事情被大量質疑,我也下了決心。如果我真的犯了錯,我願意隨時隨地改正,放棄從前的一切想法。我不敢隨便說共同體是異端,但是也不再相信他們。我和另一位弟兄在家庭教會的幫助下,遠離了共同體,有了新的聚會。也是上帝的恩典,在共同體的另一個聚會點來了一位家庭教會在真理上有根基的弟兄,他發覺共同體講道有嚴重問題,確信是異端後,他帶領走了一大批新加入不久的弟兄姐妹。

離開共同體之後,我仍然不敢說他們是異端,每天關注著網上的動向。共同體在網上不斷的聲明,赤裸裸的謊言讓我無法接受,對質疑者惡意的攻擊甚至法律的訴訟讓我感到氣憤。我和另一個弟兄整理曾經聽道的內容,結合網上不斷出現的新證據和聯繫的見證人,最後我確信張大衛共同體是異端。

共同體給我帶來的傷害和影響很大,我在很長一段時間無法正常的融入聚會的生活。之前被洗腦的經歷讓人難忘,我變得不敢輕易委身教會,不敢輕易相信教會的牧者。甚至許多讚美詩,我不願意輕易的唱,更不願意真正委身到教會的服事中。四年多的時間過去,上帝的恩典讓我慢慢的恢復過來,漸漸有了相對正常的聚會和靈修生活,也漸漸地參與一些服事之中。張大衛共同體在中國的學校中,不知這樣傷害了多少人。我知道每一個碰到這種高強度的洗腦生活之後,恐懼而離開共同體的人,心中是怎樣的壓抑和痛苦。我無法估量,共同體在家長、同學、學校師長中間,不知道多少次的羞辱主名。

關於共同體,能說的實在太多了。如今我離開了共同體,漸漸有了正常的基督徒生活,真是上帝莫大的憐憫。我也有負擔和義務幫助更多人認清真相,走出邪教。我以上所說的每一句話我都可以找到證人為我做證,我也可以為這些話負責。如果您有任何關於張大衛共同體的疑問,我願意盡我所能幫你解答,幫你瞭解事情的真相。希望那些還在被張大衛所欺騙,為這個本質是罪惡的組織而辛勞的人,能夠儘早認清事實,走出邪教。願上帝憐憫幫助你們。

(寫於2012年12月12日)

林新生  中國大陸基督徒。

轉載至生命季刊 總第64期 http://65.60.52.106/

2013年2月3日 星期日

張大衛共同體的北京福音時代公司蓬勃發展

新興宗教關注事工生命季刊等主內機構曝光的異端韓國張大衛共同體耶穌青年會異端旗下的“福音時報”和“基督時報”同屬宋文先生(化名宋平安)06年8月註冊的北京福音時代資訊技術有限公司(簡稱該公司,下同),位址:北京朝陽區黃寺大街12號華沛寫字樓a座407。新安教會同地址 A座401室,鄰居啊。

2013年新年新氣象,該公司一下子運營了16家基督教網站

序号主办单位名称主办单位性质网站备案/许可证号网站名称网站首页网址审核时间详细信息
北京福音时代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企业  京ICP备07014451号-1福音时代  2013-01-30   详细
北京福音时代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企业  京ICP备07014451号-10福音时代  2013-01-30   详细
北京福音时代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企业  京ICP备07014451号-11福音时代  2013-01-30   详细
北京福音时代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企业  京ICP备07014451号-12福音时代圣经百科  2013-01-30   详细
北京福音时代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企业  京ICP备07014451号-13福音时代圣经百科  2013-01-30   详细
北京福音时代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企业  京ICP备07014451号-14福音时代基督台  2013-01-30   详细
北京福音时代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企业  京ICP备07014451号-15基文书店  2013-01-30   详细
北京福音时代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企业  京ICP备07014451号-16福音时代·福音台  2013-01-30   详细
北京福音时代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企业  京ICP备07014451号-17北京福音时代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2013-01-30   详细
10 北京福音时代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企业  京ICP备07014451号-2福音时代  2013-01-30   详细
11 北京福音时代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企业  京ICP备07014451号-3福音时代  2013-01-30   详细
12 北京福音时代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企业  京ICP备07014451号-4福音网  2013-01-30   详细
13 北京福音时代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企业  京ICP备07014451号-6基督时代  2013-01-30   详细
14 北京福音时代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企业  京ICP备07014451号-7基督网  2013-01-30   详细
15 北京福音时代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企业  京ICP备07014451号-8福音时代  2013-01-30   详细
16 北京福音时代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企业  京ICP备07014451号-9基督时代  2013-01-30   详细



异端张大卫共同体的福音时报和基督时报的北京福音时代公司蓬勃发展 ICP备案主体信息 异端张大卫共同体的福音时报和基督时报的北京福音时代公司蓬勃发展
异端张大卫共同体的福音时报和基督时报的北京福音时代公司蓬勃发展
备案/许可证号: 京ICP备07014451号  审核通过时间: 2013-01-30 
主办单位名称: 北京福音时代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主办单位性质: 企业 
  
异端张大卫共同体的福音时报和基督时报的北京福音时代公司蓬勃发展
异端张大卫共同体的福音时报和基督时报的北京福音时代公司蓬勃发展 异端张大卫共同体的福音时报和基督时报的北京福音时代公司蓬勃发展
异端张大卫共同体的福音时报和基督时报的北京福音时代公司蓬勃发展 ICP备案网站信息 异端张大卫共同体的福音时报和基督时报的北京福音时代公司蓬勃发展
异端张大卫共同体的福音时报和基督时报的北京福音时代公司蓬勃发展
网站名称: 福音时代  网站首页网址:
网站负责人姓名: 宋文  网站域名:
gtonline.cn
gospeltimes.cn
gospeltimes.com.cn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 京ICP备07014451号-1  网站前置审批项:
异端张大卫共同体的福音时报和基督时报的北京福音时代公司蓬勃发展
异端张大卫共同体的福音时报和基督时报的北京福音时代公司蓬勃发展 异端张大卫共同体的福音时报和基督时报的北京福音时代公司蓬勃发展




這家公司做新聞網站卻不需要“前置審批項”,其“基督教新聞”網站“福音時代”和“基督時代”。

該公司創業也蠻辛苦的,看看其早期的自我推銷的資訊:

“福音時代”媒體事工簡介 基督教網路媒體事工是以“北京福音時代資訊技術有限公司”的名義於2006年8月在工商局註冊成立,以公司名義發展的非盈利性媒體機構。

福音時代公司致力運營獨立於任何教會或團體的跨宗派的基督教傳媒中心,旨在為中國基督教正統教會及廣大信徒提供資訊服務和交流平臺。

事工成立之初,旗下只運營‘福音時報’網站,隨著中國基督教的發展,公司不斷建立滿足不同人群需求的網站,2008年建立‘基督時報’網站,2010年建立‘福音門’網站,2010年底,‘基督網’加入福音時代媒體事工。各網站都已在工信部和公安部備案。

事工致力於發揮網路媒體功用,用(網路)媒體侍奉中國基督教會,成為中國基督教會之間,中國基督教會與其它宗教之間,中國基督教會與政府之間,中國基督教會與中國社會之間的紐帶。本著記錄、見證神在中國基督教會中的作為,傳播福音,保護福音,促進和睦,創新文化,鼓勵慈善,造就信徒生命等使命,福音時代公司不斷耕耘,得到神的保守,已進入發展的第六年。

得蒙神的保守和主內弟兄姐妹的代禱及支持,在過去五年多的時間中,事工在艱難中仍然不斷發展,網站流量不斷提高,進入2012年之後,流量持續增長,對我們的團隊和各網站的基礎配置都提出更高要求。為了更加健康快速地發展,使福音的資訊廣傳,事工決定依託自身的人員配置,開展服務專案,為主內教會機構和弟兄姊妹的企業等提供有償服務,互惠互利,互相補足,在網路世界一同為主做工。也懇求弟兄姊妹繼續掛念代禱,歡迎奉獻支持。

網站介紹

福音時報:側重報導三自體制下教會 http://www.gospeltimes.cn

1)於2006年8月份建立,是國內首家基督教新聞門戶網站,也是目前國內覆蓋面最廣、更新速度最快的基督教新聞門戶網站。福音時報已被百度新聞頻道收錄,是國內首家被百度收錄的基督教新聞門戶網站,報導被收錄在百度新聞頭條。

2)立足《聖經》真理,全面關注與及時提供今日世界的基督教資訊和福音性資訊,是大陸首家基督教資訊性新聞網站,物件導向是“三自”體制下的教會。福音時報記者已實地走訪全國30個省份,五十個重點城市,始終堅持客觀、真實、正面報導,使得網站在中國基督教界樹立了良好的口碑,並與各地教會牧者以及基督徒企業建立了良好關係,讀者大部分為教會牧師、基督徒企業家。

3)福音時報與愛德基金會、“聖則國際管理機構”、RBC等國際主內事工機構建立良好長期的合作關係,且在香港、國外擁有良好的知名度。

基督時報:側重報導中國家庭教會 http://www.istiantimes.cn

1)於08年上線,立足《聖經》真理,全面關注與及時提供今日世界的基督教資訊和福音性資訊,是大陸首家面向“家庭教會”的基督教新聞門戶網站,客觀、真實的報導得到了國內眾多家庭教會牧者的認可與支持。

2)於10年5月末在北京成功舉辦家庭教會研討會,齊聚了全國各地近40餘位家庭教會領袖,研討當今中國家庭教會的問題及未來的發展方向。

基督網:主內資源門戶網 http://www.jidunet.cn ,為海外華人牧者提供網路平臺,通過收集海外華人牧者音、視頻證道、講章等,牧養國內信徒。

福音門:主內資源門戶網 http://fuyinnet.cn ,為國內牧者提供網路平臺,通過收集國內牧者音、視頻證道、講章,牧養國內信徒。

《中國基督教會、事工、工商名錄》http://www.gospeltimes.cn/yp ,定位于中國基督教黃頁搜索平臺,彙集全國各地近八百家教會資訊,以及各類事工機構、基督徒企業資訊,實現主內資源、項目對接,力圖將此平臺打造為基督教的‘百度’。



因為很多教會領袖的不重視,很多網上的“牧師”“傳道”氾濫,導致現在基本上中文基督教媒體已經被其壟斷了,現在翅膀硬了,可以大幹一場了。

然而,不要忘了一點。撒但再厲害也不過是神的一個工具,神的一個“僕人”,或者說是神的一條狗而已。

後有肢體提供如下線索


剛和深圳曹楠傳道核實,「是宋()'弟兄'告訴他,2006年把北京福音時代買過來」。意思是和耶穌青年會及香港基督新報撇清關係。 我記得2006年企業家論壇福音時代總經理是孫懷,態度一樣的。但2006-2007期間,香港基督新報記者名片上是有北京福音時代網址。但北京福音時代在內地從不承認之間有關係。


其總經理宋文(宋平安)的微博資訊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2134fd0101dzik.html

文章引用自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2134fd0101dywk.html

2012年11月19日 星期一

一切從1992年開始

以下是附載於CCK韓基總會員申請表內,由張大衛提交關於他的履歷。

後來發現這份履歷完全隱藏了張大衛在統一教的那段歷史。

履歷列明:
1979年2月 阪神大學神學系B.Th.

1983年 延世大學公共管理研究生學院M.A.

1990年2月 阪神大學神學研究院道碩士

1992年2月 檀國大學公共管理學博士

1992年10月 接受韓國長老聯合會合同長老會按立

1998年2月 韓國長老會聯合會國際部主任

1999年5月 韓國長老會聯合會合同長老會主席

2000年1月 澳洲南方十字學院教授

2002年4月 首爾瑞卓第一教會主任牧師

2002年9月 富勒神學院博士課程

以上履歷顯示著一個正統長老宗事奉者"清白"的歷史
然而,真相是自1967年起張大衛一直是統一教的成員,然後他逐步邁向該異端的核心直至1998年止,如下:
1971年                  建立統一教單元

1972年                  統一教學生組織領袖

1975年                  參與由文鮮明主持的集體婚禮

1982年                  ICSA的秘書長(國際基督教學生聯會統一教的傀儡)

1985年                  鮮文大學預備委員會的員工

1986年                  成和神學院的發展主任(成和神學院被統一教陰謀奪取了)

1989年                  成和神學院學生事發院院長

1991年                  成和神學院升格為成和大學

1992年                 成和大學統一教神學講師

1993年                 成和大學改名為鮮文大學

1998年                 從鮮文大學辭職
當我們對比「清白」和「隱藏」的歷史,我們的焦點將會落在1992年。1992年張大衛還在教授統一教神學,那是成和/鮮文大學裡的統一教的護教學。在這特別的一年,他被按立為長老會事奉者。世上那有可能容許長老宗會按立一位統一教的現役領袖來作為耶穌基督福音的事奉者。

更詭異的是張大衛的機構,使徒校園事工、EAPC,偉仁大學,全都在1992年成立。張大衛是1992年被按立為事奉者,這一年間,他開始了使徒校園事工,EAPC及偉仁。事實上他是在這年的十月被按立,所以他只有剩下的2個月來創辦這些「基督教」的事情。

更多奇怪事情接踵而來,在2004年他的隱藏歷史在韓國曝光,公眾極力質疑這長老宗按立張大衛的事,為了回應質疑,張大衛將他被按立的年份由1992年改到1996年,後來改到1997年。

他解釋說他忘記了自己的確實按立日期,張大衛的維護者北斗先生有一次向山谷真少校說他就是簡單地相信張大衛的這般解釋。北斗先生相信,但少校不苟同。

DW.

KY弟兄翻譯

文章來源:http://davidianwatcher.blogspot.jp/2012/04/1992-year-everything-started.html
本文為翻譯稿(未經作者審閱,謹供參考),如有任何爭議事項,以原文描述為主。
原文發表日:04.15.2012